首页-国美聚焦

国美聚焦FOCUS

都市快报:独家探秘浙江美术馆地下库房 藏品保管员个个都是“扫地僧”

作者:余夕雯   编辑:贾育仁 马馨玥   来源:都市快报    阅读:   发表时间:2017-11-13

  独家探秘浙江美术馆地下库房 藏品保管员个个都是“扫地僧”

  2017-10-13

  分享到: 

   

  库管员工作照 浙江美术馆典藏部提供

  库房工作人员合影

  未装裱的藏品要先装在无酸袋里

  记者 余夕雯

  摄影 朱丹阳

  管理这座庞大的地下藏品宝库的,是终日不见阳光的藏品库管员。

  一个藏品库管员的日常,通常从早上8点半开始。工作内容繁复:日常温湿度检测、盘库、藏品展览策划,还有展品出入库的手续办理、拍照、清点、包装、运输等等。

  因为常年在地下工作,办公的地方没有窗户,他们管自己叫“地下工作者”。可能是常年跟美好的艺术品打交道,他们倒不觉得这样的工作环境压抑。

  这样一群低调的潜伏者,他们的故事都很有趣。

  藏品保管员个个都是“扫地僧”

  美院山水画专业在读博士 每天给花鸟画拍“定妆照”

  参观库房时,80后的李哲宽正在一间专业摄影棚里,给一幅即将入库的花鸟画拍“定妆照”。这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每一幅画至少要拍三至五分钟,侧面、正面、背面,放大细节图等等,都要留底存样。

  李哲宽是浙江绍兴人,却是北方汉子的魁梧身板,光头,看上去很有专业摄影师的腔调。他在摄影棚里有一个办公桌,除了一台用来修片的电脑,桌上摆着的其他东西,完全无法跟摄影联系起来——颜料、画笔,厚厚的一叠书,书名分别是《芥子园画谱》《两宋书画临摹教学》……还有一个画了一半的扇面,画的是四只憨态可掬的小狗。李哲宽指着扇面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这并不是他的本专业,画小狗完全是画来消遣的。

  李哲宽的专业是画山水,2015年,他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攻读中国画山水专业实践类博士。

  在读博士每天在库房里拍照片?突然有一种撞见“扫地僧”的感觉。其实,在美术馆里像李哲宽这样的专业人才不在少数。比如1986年出生的杨银俊,典藏部库房保管员之一,他的另一个身份,也是青年山水画家。

  曾经顿顿不离酒的老张

  现在根本没时间喝

  张启龙是库管员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头发花白,架一副金丝边眼镜,白净斯文。

  他原先是一家专业艺术媒体的编辑,退休之后闲不下来,正好浙江美术馆库房缺人,因为具备艺术相关专业背景,就来试试,现在已经入职近两年。

  张启龙做这份工作是越做越来劲,刚退休那会儿,他特别爱喝老酒,顿顿要喝,自从来了美术馆库房,整天忙到根本没时间再喝老酒,有时候中饭晚饭都是在库房里解决,最后索性把酒也戒了。因为这个,他的爱人举双手支持他,继续把这库管员的工作好好干下去。

  对于馆藏品的分类,张启龙如数家珍,书画类、油画、版画、瓷器、摄影、雕塑、壁挂、装置等,每件作品的大致放置区域,他都心中有数。

  碰到周末

  还会把儿子带来写作业

  在库房工作,每个保管员都有一身标配装备:一条卡其色围裙,一副白手套。杨鉴是浙江美术馆的老员工,摄影和计算机技术都是强项,从办公室的行政工作,调到典藏部负责库房保管5年,现在他已经是典藏部副主任,照旧还系着围裙每天在地下库房做着最基础的工作。碰到周末,他偶尔还会带着儿子到他库房外围的办公区写作业。

  “有时候家里刚好没人带,就把他带到这里来,男孩子都比较皮一点,美术馆库房这里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写作业也静得下来”,杨鉴说,孩子写作业的时候,他就加班拍点图片、修修图。浙江美术馆的摄影棚可以说是全省最顶配的,灯光设备是从瑞士进口的,省内找不出第二台,“对我们来说,不会考虑市场或者名家,每件藏品的价值都是一样的,用图像记录它们,必须做到最真实的还原度。”

  十几道修复工序一个不能落

  虽然同在“地下”工作,但陶凌与其他几位库房保管员不同,他是浙江美术馆的修复师。负责藏品入库前的装裱、修复,以及入库后的维护保养。

  一般只有博物馆才会有专门的修复师,但因为藏品越来越多,浙江美术馆从2012年开始专门聘请了一位专业修复师,主要负责中国画纸本类的修复,以及装裱。

  陶凌的书画修复室,也在美术馆地下一层。托裱一张画,一般要一星期左右,因为大部分都是近现代作品,破损情况不会太严重复杂,但修复的步骤却仍缺一不可,揭背、拼接、打条子、托命纸、上墙、补残、打蜡、压光等数十道工序之外,还要看天吃饭,“做书画修复工作最忌讳遇到梅雨季,基本就不能动了。”

  陶凌入这一行十几年,修复装裱都是手艺活,从工序到工具都马虎不得,他连用的糨糊都是自己用小麦粉调的,“馆里对藏品很重视,每天的修复和装裱工作结束,出于藏品的安全考虑,无论有没有完成,都要全部运回库房去,第二天再运过来继续。”

  快报专访浙江美术馆副馆长应金飞

  除了接受艺术家、收藏家的捐赠

  还会帮助社会寄存、代管藏品

  问:浙江美术馆藏品库房有“镇馆之宝”吗?

  答:博物馆需要“镇馆之宝”,美术馆的收藏重点不在这里。不是说市场、商业价值高的名家,几千万、上亿的就是好收藏,就是“镇馆之宝”了,像这样的藏品美术馆库房也有,但现代美术馆需要的是学术的完整性,在收藏传统艺术作品的同时,还必须关注当下发生的事情,有一些即时性的收藏,多年以后这些就是历史。即便是一些暂时没有什么市场价值,但它在艺术史上有学术价值的,我们依然会认为这是好的藏品。

  问:现在的馆藏品主要由哪些部分组成?

  答:有80%以上的藏品都来自征集和捐赠,还有一小部分为社会寄存、代管的藏品。美术馆充分利用藏品库房资源为社会服务,通过多种渠道征集藏品,除了接受艺术家、收藏家的捐赠,还制定相关规则、标准,帮助社会寄存、代管藏品。当然,不论是接受捐赠,还是接受寄托代管,“门槛”都比较高。

  问:未来浙江美术馆的收藏主体会是什么?

  答:一个是浙江美术史近百年的梳理收藏,或者追溯到古代,唐宋书画都在收藏范围内。重点是晚明清初这一时期,浙江本省的美术历史发展。另一个收藏方向是近现代美术史,从国立艺专时期到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一脉,各个时期的创新思潮,代表人物的作品等。浙江美术史其实是一部艺术创新史,从林风眠、潘天寿、黄宾虹、吴冠中,到后来的85新潮等等,一代代美院人都是立足时代潮头,延续浙江创新精神。

最新新闻

  • 杭州日报:素描即意图 具象表现绘画素描展开幕 2017-11-13
  • 杭州日报:第二届“陆俨少奖” 全国中国画展本周日亮相 2017-11-13
  • 杭州日报:拿起画笔,传递一种“潘天寿”式的美学理念 2017-11-13
  • 杭州日报:“拿起笔来 我便乐在其中” 2017-11-13
  • 杭州日报:践行“文化引领”战略 提升特色园区文化品质 2017-11-13
  • 浙江教育报:中国美院:为艺术教育立新标杆  2017-11-13
  • 杭州日报:高而颐:唯画画,最是静好 2017-11-13
  • 杭州日报:坚定文化自信 努力攀登艺术新“高峰” 2017-11-13
  • 都市快报:艺术家潘汶汛重温童年时光 最好的东西往往最天真 2017-11-13
  • 钱江晚报:曾宓自己这样说:可以看,不足览 2017-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