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美聚焦

国美聚焦

高山仰止 画魂永存 吴山明先生追思会在杭举行

作者:陈友望   编辑:李荣可馨   来源:杭州日报    阅读: 发表时间:2021-03-11

作者:陈友望   编辑:李荣可馨   发表时间:2021-03-11

2月4日,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山明先生在杭逝世。3月3日,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主办的“先生千古 画魂永存——吴山明主席追思会”在之江饭店举行,50多位亲友参加追思会,深切缅怀这位著名美术家、美术教育家、当代中国画坛重要领军者、浙派人物画杰出代表。高山仰止,画魂永存,与会者认为,吴山明先生从艺、从教、做人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和楷模。以下为部分参与者的发言摘录。

 

浙江文史馆研究员、黄宾虹艺术研究院院长郑竹三发言说,沉痛悼念尊敬的吴山明大师,也总结了八条对山明老师的思念。第一,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开拓者;第二,现代浙派人物画第二代领军者、成就者;第三,中国美术学院资深教育家、画家;第四,真正地对社会有责任心,对社会有担当者;第五,西为体中为用,中西同构的图腾者;第六,人文关怀以情写实国粹绘画的创新者;第七,德育双馨的中国画大成者;第八,文以载道,浑厚华滋,中国水墨情的演绎者。用这样八个方面来对他表示敬仰,表示永恒的纪念。

 

浙江省文化厅原厅长杨建新发言说,德高望重的艺坛大家,魂归道山,我们应追思。“惊悉先生传噩耗,几度生疑不愿闻;邵院相谈犹在耳,病床瞑目竟成真;痛惜画坛失巨擘,哀叹师友少一人;且送大师道山去,长留风范昭后生。”先生魂归道山,我们留不住,但是他的精神永远激励着后人。山明老师是我们敬仰的一座艺术丰碑,我们可以从多个维度去认识他、追思他、怀念他、学习他。

 

浙江大学教授、杭州西湖美术院院长杜高杰发言说,山明老师在中国画的宿墨和淡墨方面有很高的建树,宿墨在画中是很难用的,但在山明老师的笔下发挥到了极致。宿墨有颗粒,比较沉,不那么透明和清新,但在三明老师的笔下具有特殊的表现力,具有特殊的艺术趣味,它用来表现西藏强悍的少数民族的形象,用来表现老人的形象,是其他人很难达到的一种境界。人的一生自然生命是有限的,但是艺术生命是永恒的,山明老师艺术生命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中国美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院长张捷发言说,吴老师用毕生的笔墨实践,投入到无限的生命体验中。他的笔墨,从艺术家的笔墨境界提升到了人文境界,再到生命境界,所以永远值得我们敬仰。他从三个层面谈起对吴山明老师的认识。第一:在美术教育上,他孜孜不倦、一丝不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新人和艺术家。第二:他的艺术成就不仅仅在浙江有名气,在中国当下艺术界有很大的影响力。第三:就是在社会公益事业上,没有几个画家能够像吴老师那样,把自己完全投身到社会美育当中,还向社会捐赠了大量作品,甚至捐资。

 

嘉兴市美协原主席、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副主席张谷良发言说,“我是吴老师的学生。吴老师的去世,我特别悲痛。”他和吴老师1970年认识,对吴老师就像对父母一样尊重。吴老师对学生非常亲切,教学生画速写,先讲大课,再小课,最后画给大家看。“课后,我们自己再拿吴老师的速写来临摹,那段时间进步特别快。吴老师真的了不起,我永远怀念他。”

 

新华社浙江分社原社长、杭州新华书画院院长郭献文发言说,“我是2009年到浙江后认识了吴老师,那时候交往比较少,但留下很深的印象。”新华江南书画院2016年成立之后,他与吴老师交往越来越多,书画院重大活动吴老师都到场来参加。“吴老师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他的艺术,他的作品,他的画论,我感受最深的是他留给我们的是永恒艺术的探索性。”

 

中国美院教授、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副主席胡寿荣发言说,“吴老师是我的恩师,我1983年考进了浙江美术学院,第一个老师就是吴老师。在跟吴老师近40年中,无论在学习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都得到老师的关怀和支持。吴老师是中国绘画水墨人物画的领军者,对当代中国绘画的发展,有卓越的贡献和成就,是中国人物水墨画的一面旗帜。”

 

中国美院教授毛建波发言说,吴老师为人亲和,乐于助人。吴老师是一位有高度的艺术大家,是一位创新宿墨法有成就的艺术家,是浙派第二代人物画代表性的重要人物。

 

西泠印社原书记、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副主席余晖发言说,吴山明先生是新一代的中国人物画的领军者,在中国画的历史长河中他独树一帜地创造了宿墨法,将水墨人物推进到更高的一种境界。吴山明先生他培养了大批的艺术家,高徒满天下。他的精神必将激励我们一代又一代攀登中国艺术的高峰。

 

中国美院教授李以泰参加追思会心情很沉重,他认为山明人品画品都非常好。“虽然我跟他交流不是很多,但是我很关注他。山明对于有参考价值的学问,他都会学习,非常谦虚。他的画品也非常好,非常不容易,能够从名师那儿学习以后又能够跳出来,令人佩服。他不完全是宿墨的创新,他用线条艺术语言也非常的精灵的,完全不同于别人,非常了不起。”

 

江南书画院院长宋柏松发言说,“山明老师一直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他的绘画成就卓越,有写意的也有写实的,他的造型是写实的,而他精神是写意的,他的结构素描非常精准,“吴老师在人品上、事业上,公益事业上,对社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中国美院教授董文运发言说,“吴老师的去世,无疑为我们增加了很大的悲情色彩。我作为吴老师的学生,从本科、硕士、博士一直跟着吴老师。”和平吴老师一起做一个全国的重点题材的创作,他带着伤痛,从草图、墨稿开始,一直和学生们一起把作品创作完成。“现在老师已经去世了,作为学生最好的纪念方式,就是把吴老师的艺术思想继续向前延。”

 

中国美院教授李桐发言说,“老师走了,至今还回不过神,不知道要说什么。”与老师相处,就觉得他特别随和,他会满足大家需要他的那种愿望。“之前,我看他身体不太好,劝老师不要出来。每次老师去了开幕式之后,回来还要去工作室画画。他把自己的生活品质真的降到最低最简单,但他在艺术上,又是那样的有胆识有毅力,他是一个真正的了不起的教育家、艺术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