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聚焦

首页国美聚焦

国美聚焦

12年轮回,葵已成为许江的肉身

作者:张玫   编辑:gmjj   来源:    阅读: 发表时间:2015-12-16

作者:张玫   编辑:gmjj   发表时间:2015-12-16

昨日上海中华艺术宫下,东方葵再度绽放
 
 
 
     
 
 
 
 

  

 
  

去年10月深秋的日子,北京难得露出晴朗的面孔,在紫禁城的东南方,在国家博物馆外的蓝天白云之下,许江《东方葵》个展那千姿百态的葵,绽放着沧桑而又灿烂的生命,成为一幅完整的定格。昨日同样也是一个蓝天白云的日子,金色的银杏叶在上海中华艺术宫两旁闪烁着余辉,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再度带着《东方葵Ⅱ:来自葵园大地的报告》中沧桑而灿烂的葵冲击你的心房——就在展览入口处的巨大葵阵,它们宛如兵马俑出土的战士一般,通体呈现着荒原的铜铁之色,高大而笔直地伫立成阵。许江说,那是曾经向阳花开的一代人的化身。

  画葵已经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如果不是认真看了手机上的日历,你真以为自己依然身处五年前人气鼎盛的上海世博会。在昨天早晨的开幕式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把中华艺术宫艺术剧场挤得密不透风。记者努力拨开人墙,这才艰难地在缝隙中看到正在沉思的许江。一身黑色西服的他,却在袖口露出了红色的衣袖,这就像他昔日在德意志角上“种”下的葵园一样,巨大的荒原之色中有着点点红色印记,仿佛自带着与生俱来的东方属性。

  12年前,当许江在土耳其的小亚细亚高原与“葵”不期而遇之后,便与这种根系能把石头都揉碎的坚韧植物发生了不解之缘。此后,他陆续遭遇了生命中五个愀然于心的葵园现场,并从这些发生现场中反复自我开启,提炼出葵园绘画的精神内核:从小亚细亚高原的“远望当归”,到内蒙古雪原的“沧桑如醉”,从象山葵园的“重生之炼”,到阿尔泰荒原的“群葵即人”,再到嘉兴南北湖的“此在即诗”。在这段持续12年的生命远旅中,许江从远方回到本土,从俯瞰的天空回到沧桑大地,再回到群葵的家园。

  “从48岁一直到60岁,人生匆匆,伴随我始终的却是葵园。画葵,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许江说,12年是一个生肖轮回,也是一个生命尺度。12年了,当年跟着他在小亚细亚高原与“葵”不期而遇的青年艺者已经成熟;曾经报道葵园作品的青年记者如今也是身负重任的媒体主力;而昔日与他一块铸葵的寻梦者,如今也是中国美院的骨干教师。12年中,人人都在成长。而他,则从葵中寻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他要为一代人造像。此次将持续到明年2月28日的展览,正是许江近12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共展出“葵园”主题的大型油画作品六十余幅、系列水彩作品百余幅,以及一系列大型雕塑作品。

  老师全山石戏称许江为美术界达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称许江的艺术创作“不是用手,而是精神”。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则把许江的葵誉为史诗。“他的艺术塑造了我们这个时代视觉的史诗。”在范迪安眼中,汉乐府诗《长歌行》中有云:“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陆机的《园葵诗》亦说:“种葵北园中,葵生郁萋萋。朝荣东北倾,夕颖西南晞。”而许江,则把在早晨露水中露出光泽的葵以及在暮色中沉稳坚韧的葵,都用可视的形象一一再现。

  看着许江的个展,最开心的莫过于他的老师、中国美院教授全山石。“每一次看许江的展览,都会有惊喜和感动。”让85岁的全山石惊讶的还有许江的艺术创造力。“我一直很疑惑,许江是中国美院院长,担任很繁重的行政工作,同时他又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主席,浙江省文联主席,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主席……这些职位,也让他要承担很多社会工作。每个人每天都只有24小时时间,我不知道他创作的时间是哪儿来的,在我看来,他简直就是美术界的达人。”

  听到全山石的调侃,包括许江在内的所有人都笑了。“治理学校是我的事业,但是绘画是我的生命。”许江说,关于治理学校的文本,他可以出十本书,每天早上起来,他会为今天要讲什么话亲自拟讲话稿,很少有人会这样。他也曾为200多位老师写过展览前言。“所以,我治理这个学校是花了很多心血的,但是我自己还是更希望成为一个画家,一个好的画家。从2006年到今年,8年,我几乎每年办一个大的画展,出一本画册。”在许江看来,能成为一个美术界的达人,一个做很多事情的达人,往往内心需要一个精神家园。而葵园,正是他的精神家园。“12年的葵园绘画中,葵已经成为我的肉身。”正如海报上所传递的那样——“五个令人心愀的葵园现场,一段持续十二年的生命远旅。”画葵就像是一根钉子,让许江深深扎根于艺术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