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美聚焦

国美聚焦

美院毕业生带着女友回家乡,众筹开起民宿—— 余家富:高山古宅里有酒和梦想

作者:赵璐洁 钱李源   编辑:蒋雅鑫   来源:浙江日报    阅读: 发表时间:2019-11-12

美院毕业生带着女友回家乡,众筹开起民宿——

余家富:高山古宅里有酒和梦想

 

  【人物名片】

  余家富,1983年生,中国美术学院毕业。放弃杭州待遇优厚的工作,回到常山,投身山间,榨油、酿酒,经营民宿村上酒舍。

美院毕业生带着女友回家乡,众筹开起民宿——

余家富:高山古宅里有酒和梦想

  告别闯荡多年的城市,回到位于常山县新昌乡对坞古村的老家,在海拔1000余米的高山上,开一家民宿,不是我一时冲动,而是源于心底对山村的喜欢。

  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村落,山清水秀,白墙黑瓦间,两条小溪穿流而过,66座石桥、廊桥连接起整个村庄,还有古榨油坊、古祠堂……来到这里你就会明白:“纵然你有诗和远方,我依然坚守我的民宿和酒。”

  放不下家乡的榨油坊

  熟悉的人都叫我“黑孩”,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小名。19岁之前,我的人生是伴着榨油坊里一声声粗犷的号子声度过的。农家出身的我靠着勤学苦读,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产品设计专业,走出了大山。

  2006年大学毕业后,如父母所愿,我在杭州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并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我还在淘宝上开了自己的网店,专门卖家乡的土特产——胡柚、山茶油与食用菌等。

  在我眼里,这些土特产都是宝贝,尤其是新昌乡的山茶油。我的父亲余金龙就是一位古法木榨山茶油师傅,他从18岁开始榨油,至今43年,技艺精湛。父亲常和我说,古法榨出的油色泽明亮、口感绵香四溢,这也是古法压榨能保留到现在的原因。可是近些年,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老人干不动活。面对古法榨油的技艺后继无人的窘境,父亲满心落寞。

  我从小到大的学费都是靠父亲榨油攒的,如果这项技艺消失,就太可惜了。为了传承父亲手上的木榨山茶油技术,2015年,我辞掉杭州的工作,回到家乡,一边和父亲学习技艺,一边继续经营土特产网店。一年下来,网店的销售额达到200万元。

  和我一起回来的还有我当时的女友唐陈飞,大家喜欢叫她“糖糖”。糖糖是90后姑娘,我原以为她会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向往城市生活。没想到我第一次和她聊起回到山村的想法时,她就爽快地答应了。

  “能和心上人生活在世外桃源多浪漫啊。”糖糖的一句话,让我们更加坚定。

  撸起袖子改造老房子

  油茶籽一般10月底进入采摘季,每年11月开始才能榨油。空闲的时间,糖糖跟着我父亲学习酿酒。种蔬果,酿美酒,看山水,我们的生活变得自由和诗意。

  真正让我们圆了山居梦的,是拥有一栋徽派古宅。

  2016年,我看中村里一栋有200多年历史的徽派古宅。当时,这栋古宅正要卖给一个古建商人,即将被拆卸、运走。这么好的房子拆了多可惜,为了把房子留下来,我拿出所有积蓄,说服原来的屋主,终于赎回了老房子。

  村里人知道后,议论纷纷:“黑孩读书读傻了。”“一栋破房子买来做什么?”就连我的父母都很不理解。“是啊,买下来又如何去保护和利用它呢?”我也这样问过自己。

  辗转反侧,我想到了曾经住过的丽江客栈,要么做民宿吧。可是买房子已经贴上了所有钱,开民宿的钱从哪儿来?那时候民宿众筹刚刚兴起,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自己制作宣传视频、拍摄照片、撰写文案……“潜心改造200年古宅,一边酿酒,一边迎客”,我们把民宿计划提交上一家众筹平台。

  没想到,这个计划引起不少人的关注,短短1个月时间,我们就拿到了超过53万元的众筹资金。

  2016年8月动工,我对所有改建工作亲力亲为。老屋四处漏水,室内光线暗,没有卫生间……要在保证古建筑不被破坏的情况下,改造出符合现代居住要求的房间,改造的过程远远比想象的要难得多。我每天清晨5时起床,什么活都干,上屋顶翻瓦,在地上钉地板,晚上又不停修改设计图纸。

  1年后,民宿焕然一新,有客房、茶室,还有开放式厨房和户外露天餐厅等,屋内却保留了很多的老物件,一座以古法酿酒为主题的民宿村上酒舍就此诞生。

  让民宿充满文化味道

  作为常山县第一家文化主题民宿,村上酒舍开业后很快得到了游客的青睐,平均入住率达到30%。对于倾注心血和承担风险的我们夫妻俩来说,这无疑是不错的开端。

  3年多过去了,从饱经风霜的古宅,到如今集吃、住、手工、农产品为一体的乡村生活体验型民宿。2018年,村上酒舍被评为浙江省白金宿、省十大文化主题民宿。

  但这还不够,我想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既然是文化主题民宿,就得留住当地文化,在提供住宿的同时为住客打造文化体验。

  我们向游客展示当地的酿酒和榨油文化:10月采下的茶籽,经历挑籽、晒干、碾碎、布包、榨取等9道工序才能出油;荞麦酿的酒带苦,玉米带甜,高粱带辣,莲子带香,酿酒的木桶经历一遍完整工序后,最少得洗4次,之后酿出的酒才不会沾上粮食烤焦的味道……

  我买下村头一间破旧的古法榨油坊,那里还保留着木龙榨等榨油用具。改造后,一楼是酿酒坊,二楼是榨油坊,供游客现场体验。

  今年,我又多了一个身份:常山县民宿行业协会会长,除了运营好村上酒舍,我还要为县里其他民宿出谋划策。我坚信会有更多的村民回到家乡,一起来参与家乡的建设和发展,大家的山居梦会慢慢成为现实。

  (本报记者 赵璐洁 县委报道组 钱李源 整理)

余家富和唐陈飞在常山对坞古村。 受访对象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