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美聚焦

国美聚焦

潘永锋:艺无止境 探索书法内在乐趣

作者:孙乐怡   编辑:姜秦淮   来源:杭州日报    阅读: 发表时间:2020-05-14

作者:孙乐怡   编辑:姜秦淮   发表时间:2020-05-14

潘永锋:艺无止境 探索书法内在乐趣

记者 孙乐怡

 

心足身常闲

李白诗

 

 

       潘永锋,1979年生于浙江嵊州,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为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学联盟成员、全国双优名家,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杭州市文艺家联合工会会员,浙江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少儿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浙江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教育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浙江省钱江书法研究会理事,杭州市西湖区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浙江省机关书法分会、省老年大学、省统计局工会书法教师,浙江省中小学教师师资培训班书法教师,《六品书院》《艺课》《墨池》等多个平台担任书法主讲名师。

       担任《书法训练与鉴赏》第二版副主编,主编硬笔卷,2015年10月在浙江省省委党校举办“墨香金秋”个人书法展,有作品散见于《青少年书法》《书法报·硬笔书法》《中国钢笔书法》《语文报·书法版》,2015年10月两件毛笔作品被浙江省委党校收藏,2018年12月两件毛笔作品被中国水利博物馆收藏。

 

       在艺术家潘永锋看来,研习书法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精神状态。多年来,他以寻找乐趣的眼光来审视书法,探索艺术之本源。

       记者:当初出于什么原因您选择走上艺术这条路?是否受到家庭的影响?

       潘永锋:这个可以很肯定地说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热爱,从小对书法的喜爱和痴迷,所以一直在努力追求,做自己喜欢的事,走上这条路是自己的梦想。我出生在王羲之晚年隐居的嵊州金庭附近,我们那里一带有很多人字都写得很好,我的父亲和大伯字也写得很不错,应该是从小耳濡目染受到影响的,我的夫人也是王羲之后裔第55代孙女,她的大伯就是当代著名书法家王正良先生,是王羲之第54代孙,王正良先生也是我的恩师,所以我的艺术之路是从小到大都受到整个大家庭的影响的,而且也想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影响下去。

 

       记者:您的众多代表作品寄托了您怎样的生活理想?能否结合自身经历谈谈您对艺术的看法以及近年来的创作理念?

       潘永锋:我这个人还是比较传统的,做人我喜欢真诚正气、积极努力、对生活充满信心,也喜欢幽默有趣,浪漫雅致。所以在书法创作中,这些或多或少会自然地体现在其中,比如写大字我喜欢端庄大气,小楷喜欢精致浪漫,我很喜欢听轻音乐,不论办公、写字都喜欢放着轻音乐,喜欢在一个浪漫优美的环境中工作和创作。

       对于艺术的看法,我觉得更多的是内心的体现,我们处在一个和平盛世,很幸福,又做自己喜欢的事心灵上很享受,身心愉悦,满满的幸福感;再加上形式上的变化,如同生活丰富多彩,有滋有味,所以,在作品创作中自然融入其中,生活需努力,艺又无止涯,让努力成为一种习惯,探索内在的乐趣吧。

 

       记者:创作过程中,是否遇到过什么特别棘手的问题或是比较有趣的故事?

       潘永锋:创作中,我比较会折腾或者好玩吧,有时喜欢给写好的作品染个色或装帧一下,有时作品比较大,在深夜里一个人,想把染好的作品又急急忙忙地吸墙上,有时一不小心,湿的宣纸撕破或者断裂,半天的时间就白费了,那时就会狠狠拍自己脑袋,不过觉得挺好玩的,乐在其中。有时写完一张大的小楷作品,在核对时漏字错字,这个是最头痛的事。

 

       记者:当遇到灵感枯竭的时候您会通过什么方式来调节?

       潘永锋:这种时候肯定有的,我一般不想创作时,喜欢傻傻地临古帖,或者看看各类展赛的作品,也有时会买点新纸和新笔,灵感来源于生活,也需要刺激和诱导的。

 

       记者:作为艺术工作者,您希望您作品的观赏者能够从您的作品中感受到什么?

      潘永锋:艺无止境,百花齐放,我作为其中一名艺术工作者,一方面要不断地加强自我学习和创作,同时更多的是要多吸收古人的精髓和当代优秀作品的养分,另一方面也要担负起文化传承的责任;不奢求能给别人什么感受,只想体现自己一份真诚和努力。

 

      记者:对于当下艺术发展的趋势,您有哪些看法和建议?

      潘永锋:现在全国书法专业的院校越来越多,优秀的作者和作品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大,但再怎么样,我们还是要认真和踏实去用心对待我们的艺术追求,不忘初心不忘本真吧。

 

      记者:您如何理解艺术家所具备的社会责任感?

      潘永锋:艺术家是文化的代表,是有较高的社会地位的,有一定的拥护人群,其作品和言行思想都会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所以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记者:近期主要创作精力投放在哪一块?

      潘永锋:由于疫情的影响,很多工作也不能做,反倒是有很多时间了,最近毛笔书写隶书和楷书多一些,对硬笔书法书写材料上也做了一些研究,所以也写了一些硬笔作品。

 

      记者:对于自己今后的艺术创作,您有哪些规划和打算?

      潘永锋:这个话题很大,学到老吧,想的很多,但做的肯定要有选择性的。我想几千年的书法史,我要学习的太多太多,我经常提醒自己,多临帖,多看书,多学习,少创作,我需要提升的还太多,需要请教的太多,艺术是相通的,要学的也不止于书法,多学多看多想多实践,这样我想会成熟得更加健康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