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聚焦

首页国美聚焦

国美聚焦

张燕超:“虽有荣观 燕处超然”

作者:   编辑:李荣可馨   来源:杭州日报    阅读: 发表时间:2021-04-29

作者:   编辑:李荣可馨   发表时间:2021-04-29

  

道德经节选 97cm×180cm

 

张燕超,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博士研究生,浙江传媒学院讲师,中国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特聘教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甲骨文学会党支部书记、理事,浙江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 

2010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书法篆刻专业,2014年被保送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硕士研究生,导师韩天雍教授。2019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攻读博士研究生,导师韩天雍教授。曾担任中国美术学院学生代表、系学生会主席、系研究生会主席。

 

【师友说】

 

燕超学棣诚笃端厚,为学从艺秉承虔敬之心。其自2010年入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后,奋力拼搏,直通硕、博,好书笃学可窥一斑。此十余年间,本科阶段以通识临古为主,各种书体全面展开,打下坚实的基础;硕士期间不辍于古文字书法的临摹与创作,尤工秦汉篆隶;博士攻读则上溯三代吉金,从而“熔秦铸汉,化古为新”,为雍氏一门中之佼佼者。 

燕超近期创作以古文字创作为主,兼及行草作品,较为全面地展示了近期的书写心得和作品风貌,其中毛泽东诗词《水调歌头·游泳》为其金文代表,笔态淋漓,尽显浑穆苍古之气。小篆《谢康乐古诗四首》《中庸节选》均是大尺幅作品,通篇笔势刚健,含蓄圆融,格调高古,气息优美,可观婉约通达之象,既有李斯秦篆的遗韵,又有李阳冰铁线篆的基调,于继承传统中又能自出新意。作为“雍氏一门”的新星,燕超的书法汲取了传统书法的精髓,同时也于书法中展现出其人品学养与古文字的功底。这些成果作品基于燕超多年来学习与探索的厚积薄发,从中可见其书风之端倪,艺境之成就。书学之路漫漫,是需要用一生去追求的事情,期望燕超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韩天雍(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导)

 

书法或书写行为本身是对世界的第二次定义,艺术家对物质实体的感受、对古文献、古代文明的感受,对古典艺术形式的感受,其内心深处所鼓荡的情绪,这些合在一起会凝结成一个新的世界,而且是每个人所独有的世界。

燕超的近作颇多持重、典丽之美, 这种美既来自学养,也得益于他自己的悟性和心气。他的老师韩天雍先生是一位金石书法大家,他这次展览有多件作品是在临写、“转译”先秦文字,既有师承,也有他自己的新意。

燕超以方折之笔作行书,以钟鼎书体抄录诗词歌赋,或以战汉文字抄录格言、秀句并加以篆刻,这同样也是碑学、金石学趣味的延伸,是中国书法的现代传统,其背后隐含的是对力量、尊严及古典传统的敬重。

从日常经验来讲,书写的日常形态是自由流便的行草,其载体多为手札、尺牍。但书法作为艺术,则需要随展示空间的变化而进行调整,需要对书写的材料、技术乃至书写行为本身进行反思,这就是专业书法艺术家和日常书写者的细微区别。燕超在这方面略有思考,尽管他目前比较谨慎,还在沿用楹联、条幅、斗方的样式进行创作,但作为经由学院训练的现代书法家,相信他会在晚清、民国,或新中国五六十年的书法传统中产生突破,以一种更自由、更有创造性的姿态进行创作。

孔令伟(中国美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

 

张燕超老师近年来的书法创作呈现出“高、大、全”的特点。高者,高尚、高古也。燕超书法取法乎上,精篆书,通字学,使其书法自有一种高古之气;大者,正大之气也。这种正大之气,既来自作者对传统书法的精研透悟,又来自传统文化对其书法与人品的滋养。故其书法没有忸怩造作之丑态,有的是至大至刚的奋发意气;全者,全面也。燕超书法科班出身,于篆、隶、草、楷、行各体都有比较全面的学习,对各种书体的创作都能得心应手,表现不凡。当然,艺无止境,作为高校从事公共艺术教育的书法老师,燕超要向着学者型书家的目标不断进取,止于至善。 

蔡罕(浙江传媒学院公共艺术教育部主任)

 

昔东坡先生云:“古之论书者兼论其生平,苟非其人,虽工不贵。”故知古人论书兼论工、贵,而必先之以人也。燕超学棣才性淳美,敦厚恺良,平日笃于师友之道,凡尊长之训,向无违言;而朋辈之急,必勉力赴之,故人乐与之往还。加以情志高雅,纷纷俗虑,未尝当心,是所谓“诚悫而英发”者也。故发而为书,一如其人。燕超少嗜翰墨,临池不辍,既长负笈杭州,问学于国美诸名师。硕博以来,尤得韩天雍先生之教,因探书道之本源,博收约取,心橅手追。谛观其书,金文以《大盂》《散盘》植基,分隶由《张迁》《西狭》参入,铁线之篆本之以秦碑之笔势,而辅以清人之姿韵,要之皆以浑融朴厚为主。语云之:“虽有荣观,燕处超然。”观燕超之人,则知其书斯贵且工欤!由兹以往,异日造“平和简静”之境,可坐以期矣。辛丑上巳,吴兴钱伟强识。 

钱伟强(中国美院书法系副教授)

 

与燕超学兄相识已近十年,其为人温恭庄敬,笃厚谦和,与其作品所展现的沉静是一致的。一个书家的作品无疑可以照见其心性,所以在传统书评中我们向来是先论其人,再看其书。燕超学兄在为人与为艺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诚敬的态度,见其书即可知其人。接受过学院系统的教育,又加上自身好学善学的天赋,使燕超学兄对书法的表达日渐从容。其于篆隶之中汲取淳朴的气息,又于行草之间展现自身的才情,渊流浩瀁,质古施今,无论是数百字的巨幅还是字书不多的小品,其间皆透露着雍容娴穆的意韵,继而展现出书法艺术最为重要的典雅之美。站在其作品面前自然就获得一种静凝深致的感受。

石连坤(中国美院书法系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