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聚焦

首页国美聚焦

国美聚焦

2000多人的3500余件作品——中国美院毕业展分布杭州十大场馆全城开展

作者:章咪佳 通讯员 刘杨   编辑:陈桑绚   来源:钱江晚报    阅读: 发表时间:2021-06-06

作者:章咪佳 通讯员 刘杨   编辑:陈桑绚   发表时间:2021-06-06

           毕业展开幕式上的影像展示 图片由国美提供

             2000多人的3500余件作品

         中国美院毕业展分布杭州十大场馆

         全城开展

         紧跟在“六一”后面的六月二日,对杭州来说是个暗号。

          2021年6月2日,杭州迎来了一个城市新节日——

         第三届之江国际青年艺术周暨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展的线下展览,覆盖了浙江美术馆、浙江展览馆、西湖美术馆、西湖博物馆、西湖博览会博物馆、杭州国画院美术馆、艺创小镇象山艺术公社、凤凰创意大厦展厅、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浙江音乐学院共计十余处场馆;

         从西湖沿线到运河之畔再到之江之滨,超过2000名青年艺术家、设计师、作家、学者的3500余件作品,面向公众,全城绽放,一直持续到6月16日。

指向通人之境

         5月31日,大展呼之欲出。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带了几个记者,去探营布展中的场馆。

         车一路从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开到浙江西湖美术馆——这里是中国美术学院的故地。

         1927年,蔡元培与林风眠和杭州国立第三中山大学校长蒋梦麟洽商,借得孤山下的罗苑(今浙江西湖美术馆)作为校址;1928年3月1日,蔡、林二位先生在此正式创立了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

         这个展馆,今年展出了中国美院书法系的毕业创作。在一张本科毕业生创作的草书面前,高世名说:“中国美院的书法教育,是中国高等书法教育的源头,相当于是祖庭。”

         1963年,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潘天寿先生把精通“诗、书、画、印”四全艺术的老先生请到美院建立了书法篆刻专业;由此开启了中国高等书法教育。

         “祖庭的专业回到祖庭,意义是非常大的。”

         “(书法系)这个展览的突出特征,是反映了新世纪以来,书法专业在回归初心。”高世名讲的初心,是“重建中国古典艺术的通人之教,通人之学。”

         “将诗、书、印,古汉语、古文字学科打通,这是中国美院书法教育非常独特的一点。同学们不止是写字的艺术家;大学教育的背后,指向通达于中国古代文人的通人之境。”

以乡土为学院

         放到更大的范围,大学同样是“普遍知识”的学习之所。同学们不止是将来的艺术家。当他们走向社会,是什么角色?

         “每次毕业典礼,我一方面为离开的同学们高兴,同时又感到心情沉重。”高世名担心的是,这些年轻人有没有真正在学校里学到足够多的东西让自己上路?“今天的中国教育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每个老师要问问自己,你有没有误人子弟。”

         前段时间,高世名与上海的校友座谈,他们算了算:到2021年为止,国美在93年里培养的学生刚刚破5万。这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美术学院。

         “1928年到1949年,20年里毕业的总数大约2000人。然后从新中国建立到2000年之前,每届毕业生维持在80人左右。2005年以后,大致每年有2000人毕业(包括本、硕、博和留学生)。”

         这个社会需要多少艺术家?这个社会更多需要的是艺术、美育工作者。

         “艺术工作者能够让杯子更加漂亮,让衣服更加时尚,让村庄变得更加丰富等等。他们提供的是感性的发明,不只是博物馆、美术馆里面的事情,而是一个村子、一个镇的事情。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推崇‘以乡土为学院’,希望学校教育能够真正地扎到日常生活的土壤里去,扎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去。”

更现实更浪漫

         “但是,我们又期待着闪亮的个体和自我,这可能也很矛盾。”

         同学们该怎么做?高世名希望他们更现实一些,更浪漫一些。“学艺术的人一方面要更加脚踏实地,面对真实的生活——比如柴米油盐,赚到更多的钱;一方面是大浪漫,是艺术时刻,是你决然地改变,自我塑造、自我改变的那个世界,不要陷到自己的小情小调里面。”

         高世名跟学生讲,要开始独立的精神生活。“艺术不是一个职业,艺术是用你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

         “经过美院的塑造之后,无论你从事任何工作,哪怕宅在家里,或是开家网店,也不要忘了学校教给你的是用想象力去生活,生活永远不会山穷水尽。现在的小朋友们有些缺乏内驱力。艺术要形成的就是生命的内驱力,让你能够往前、能够形成自我超越。”

         最近跟毕业直接相关的一个新闻,是今年5月嘉德2021春拍上,耿建翌(当代艺术家,1962~2017)的《灯光下的两个人》,以7475万元成交。这是耿建翌1985年本科毕业时的留校作业,后来送给朋友,朋友再送给朋友,几经转手上拍。”

          这就是毕业创作。“所以我们要严肃地对待毕业创作,没准现在的诸位就会进入艺术史。”

            满城动员的美育行动

         学校在为学生构造土壤,搭建平台,提供物质支持。所以有了今天这一场遍布全城的毕业生作品展。

         去往最后一站浙江美术馆的路上,小巴路过涌金门,窗外头夕阳西下,金牛闪闪,桥上人影绰绰。

         高世名侧过身子,对一车的记者说:“杭州比较烟火气。在一个伟大的国家,大城市本身就是一座虚拟的大学。毕业展以这样一个‘全城开花’的形式呈现出来,它成了一个城市节日。这是一次社会美育行动,以节日的形式赠送给大家。”

         这是国美和杭州这座城市得天独厚的连结,“其他学校跟城市的关系很难像国美和杭州这样,彼此的合作力有这么强,一所艺术院校可以满城动员。”

         高世名在几年前提出一个“比较疯狂的想法”。他当时和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牟森坐在草坪上讨论。牟森提到杭州不像北京和上海,地缘上有些劣势。

         “我说这有什么,应该一群有志向的人穷其一生找个村子,认定这里就是一个中心,把所有资源和精力投入这里,把它按照中心建立。牛津剑桥当年全是这样。这种意识看起来很疯狂,但是非常关键,就像鲁迅讲‘所有人都与我有关’。”

         “没有艺术家,只有艺术时刻,而这个艺术时刻是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的,无论你是工人、公务员、教师或者军人,你生命中都有一个自我超越的时刻,万物世界可以改变的时刻,这就是你的艺术时刻。”只是,这个时刻是我们大多数人不敢想的,就这么过去了。

         而这场毕业展,就像水汽一样渗透在城市四处,给这座城市的呼吸,带来真正的营养。

         欢迎朋友们前往遍布城市的各个展馆,去探寻自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