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院长讲坛

院长讲坛

许江:东方葵的精神图像——「东方葵」俄罗斯个展开幕致辞

作者:廖垣   编辑:赵雨岑   摄影:唐锁 俄罗斯国家博物馆   来源:宣传部    阅读: 发表时间:2019-06-10

作者:廖垣   编辑:赵雨岑   发表时间:2019-06-10

      俄罗斯是我们这一代人久已向往的地方。

 

      在中国的近现代的文化发展中,俄罗斯具有很深的影响。我的几位老师,都是从列宾美术学院毕业的,那里曾经有我最喜欢的艺术家莫延申科、梅尔尼科夫、尼古拉•菲辛。所以,当我2006年第一次来到彼得堡,第一次立身国家博物馆和冬宫美术馆。蓦然直面我们从小在印刷品中看到的众多令人神往的绘画原作时,眼中饱含泪水。

      昨天下午,我们又一次巡览了国家博物馆,又一次体会到这部伟大历史对新中国一代油画人的深入骨髓的影响与激情。今年是新中国建国七十周年,也是中俄建交七十周年,在这样一个有意义的时刻,能够到俄罗斯国家博物馆举办展览,我的画能够和我们一代人所崇敬的俄罗斯文化先贤们的艺术隔墙相挂,我感到一种特殊的荣幸。

      中国人喜于在草木中寄寓人心,面对草木总有一份特殊的充盈。如果要选一种草木来表现今天的中国人,那就是葵。葵里边有我们这一代特殊的青春记忆。在那葵里边,存留着阳光、存留着风雨,存留着一代人整体的生命成长,存留着共和国群体性的历史表情。葵里边还有我们火热的生命日常,葵炽热而燃烧,葵沧桑而坚强。葵以一季一熟的坚守,成为我们共同的富有感受力的身体,紧紧地牵系着我们今天与未来的成长。

      我画葵已经十六个年头。我到过无数的葵园,探索葵园的踪跡,放牧葵园的四季,倾听葵园深处的呼唤。我画无际的葵园,那地平线仿佛逶迤的长歌;我画复数的葵园,数百枝葵在狂飚式的骨架上挣扎、生长,那骨架直若宏钟大吕,荡气回肠。

      这两年,我画了许许多多硕大的葵盘。中国人管葵盘叫葵头,这葵头正若我们一代人的肖像。在它的万千表情中密织着一种众生勃发的生长,蕴育着天地苍茫的力量。我们仿佛在千山万壑中穿行,仿佛与无数盛墟与废墟照面。这种葵的特殊的表现中有着一种「东方葵」的母题,它穿越不同世代、不同领域的心灵,以东方山水式的诗性力量,来代表二十世纪中国人的精神图像。我也把「东方葵」献给某种伟大生命的源头、献给铸造这多个七十年的伟大的时代。

      感谢俄罗斯国家博物馆的邀请,我带着我的「东方葵」,得以率先实现几代中国油画家在此办展的夙愿。感谢上海民生艺术馆和上海艺博会公司的热情支持。感谢各位朋友的光临。愿东方葵在地球的欧亚大陆的北地昂首怒放!

许   江

2019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