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院长讲坛

院长讲坛

高世名:存在的“秘密花园”——在“物色其华——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致辞

作者:高世名   编辑:赵雨岑   来源:宣传部    阅读: 发表时间:2020-12-18

作者:高世名   编辑:赵雨岑   发表时间:2020-12-18

首先,我代表中国美术学院,向“物色其华——杨参军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的开幕表示热烈祝贺!

杨老师是中国美术界的名家,更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学术骨干;他长期担任绘画学院学科带头人、油画系专业负责人,对国美油画的创作和教学作出了巨大贡献。

杨老师是我的前辈。就个人而言,对于杨老师最初的印象,是浙江美院那条安静的小街上喀喀作响的皮靴。那些年月里,参军老师跟其他几双皮靴一起,一路大步前行,一路高谈阔论,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后来我知道,那是一个行进中的绘画群体,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具象表现绘画”。

第二个印象是1990年代中期,在油画系具象表现实验班的教室里,永远有几位专业老师随堂写生的身影,杨参军老师是其中相当勤勉的一位。说起来,那真是“具表”的好时光。大家真诚而执着,老师们跟学生们读同样的书,争论同样的话题,描绘同样的事物。大家画的诚恳,读的认真,谈的严肃。

这个展览的副标题是“具象表现绘画研究展”,绘画如何研究?研究何以展示?到底是作为绘画的研究还是作为研究的绘画?新世纪以来国际艺术界讨论的“作为研究的艺术”(Art as Research),对三十年前那些“具表”的探索者们来说,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看与画、思与感、绘画与研究,都是同一件事,同归于视觉的体察与存在的澄明。具表是一种研究性的知行实践,更是“此在的素描”,她揭示出画家的眼与手之间的距离,那是绘画之“心眼”起作用的场所。具表建立了当代绘画的一些基本信念——回到视觉,面向事物本身,抹去重来,境域直观,感性的完满……,为1990年代的美术学院带来了一股知性的清风。

2002年,中国美院与中国现象学哲学专业委员会共同组织了一场艺术家和哲学家的研讨会。会议进行了两天,我整理出一个“误解辞典”,比照了艺术家和哲学家们对同一些概念的不同理解。其实,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说,望文生义,恰恰是驱动创作直觉的一种合理的方式,因为归根结底,艺术是从感觉出发,诉诸身心的感应,诉诸工具与材料的操持。

我猜想,对杨参军老师来说,现象学之于“具表”最关键的作用,是深化了“写生”的意蕴。与传统学院派画家的对景写生不同,“具表”试图在画家和世界之间保持一种“非对象化”的关系;试图超越“主客”之间的对峙,进入到一种循环往复的视觉发现和对话之中。在“具表”的意识里,不存在孤立的、外在的“对象”,不存在客观的风景或景观,只有与观察者共在的自然、彼此应答纠缠着的世界,那是存在的“秘密花园”。 

在这里,事物重新变得陌生起来,手法再次变得生疏起来;画家的感受力变得无限丰富,同时又渐趋精纯,绘画成为“此在的素描”,绘画的生成性(becoming)和存在学(being)意味随之展开……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杨参军老师在绘画道路上已然走的很远。从他的近作中,我们看到从容精到的笔法、挥洒自如的作风,以及弥漫着书写性的油画语言。我猜想,与三十年前一样,他或许正在试图重新开启身心,重返视觉,再一次地、一次次地面向事物本身,用他的画笔,去探询那存在的秘密花园。

预祝展览成功!也祝愿杨参军老师在具象表现绘画的“林中路”上收获更多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