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院长讲坛

院长讲坛

哲匠之道——2020年度哲匠奖颁奖致辞

作者:高世名   编辑:赵雨岑   来源:宣传部    阅读: 发表时间:2021-01-18

作者:高世名   编辑:赵雨岑   发表时间:2021-01-18

亲爱的老师们:

在去年哲匠奖的颁奖仪式上,许江院长发表了一篇感人至深的讲演,题目是《看好这棵树》。这是怎样一棵树呢?这是一棵历史文脉之树,一棵学术价值之树,更是一棵心灵坚守之树。这棵树代表了中国美院的学术传承、精神旨归,看好这棵树,让它根深叶茂、生机勃勃,这正是我们国美人的一份责任担当。

哲匠奖到现在,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从创办伊始,我们就希望它能够承载着国美人的价值观,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这句话——如哲人般思考,像匠人般劳作。然而,我以为,在这句话的背后,在“哲匠”二字的背后,还有着更加高远的意涵。

哲,智也;匠,善宰万物者也。就其古义而论,哲匠既是技艺高超的意匠,又指才艺卓绝的文人。以哲匠为理想,体现出国美人对于艺术创造的独特理解。这是从中国传统文脉中生成的一种技进乎道的艺术观,是从民学思想中、从中国人的生活世界中、从艺术家切身的劳作和上手的技艺中缓慢生长出的感受力和创造力。如何在当代社会尤其是在当前教育体系内重新振作此中国特有之艺术精神?十余年来,中国美院在这个方向上进行了许多的探索。

哲匠精神,标示着一种东方艺术的智性方式。匠人用他的劳作、他的整个生活世界提醒我们——艺术教育中最本质的是上手技艺和身体感觉。佛门最懂得衣钵传承之难,所谓“自古传灯,气弱游丝”,因为道法之传习中,除诠释经义而外,最终还需要“情意直观、理事相应”。这不单是儒学所说的“返取诸身”,更要把所有道理真切地印证到自己身上来。真正的“道”和“理”都不是说出来的,而是要去做,要去经年累月地实行。

庄子《养生主》中,庖丁围绕解牛讲了一番道理——“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因其固然”,“视为止,行为迟”等等。听完后,文惠君却说:“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从解牛的技艺中学到养生之道,或许正是庄子本义。确实,只有“以无厚入有间”才能做到游刃有余,只有“善刀而藏之”,才能“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就此而论,中国匠人的手工技艺不但可以打磨筋骨,还可以安顿人心,它所通向的,是身心贯通之道、性命兼修之学。

艺术是一个生命过程,只有在具体的切身实行中,在手、眼、身、心的贯通中,艺术才慢慢发生,并且转化为一种受用终身的东西,一种再也丢不开、谁也夺不去的能力。由此发展出的,是一个从劳作到创作的渐次演化、自然发生的过程——通过实践与劳作获得身体经验,通过劳作的累积进入创作状态。这是与东方实践哲学所伴生的一种创作方法,与现当代艺术中表现论和观念化的创作截然不同。艺术从无数次经验的累积与磨砺中发生,同时也是身心发动的自我开启——在此,艺术创造的过程也就是自我创造的过程。

老师们,这几年我曾反复讲到:庄子的世界中有众多的工匠,在他华美瑰丽的文字中处处闪现着手艺人的身影。从《养生主》中的庖丁到《人间世》里的匠石,从《天道》里的轮扁,到《马蹄》中的伯乐,再到《达生》中的佝偻者、梓庆、纪渻子、东野稷……。这些工匠或者手艺人,或隐匿于市井,或放浪于江湖,寂没无名,偶现峥嵘。他们是技进乎道的艺术家,是道通于艺的修行者;他们从最寻常的劳作中贯通主客,得手应心,进而抵达自由之创造、他们共同的理想是——合乎天,应乎物,一其性,全其德,是为“哲匠”。

这就是我的哲匠观。对中国美院来说,哲匠既是艺术主张又是教育宗旨,哲匠精神不止是国美教师们的价值诉求,更是国美教育的理想追求。我们希望重建这种高远的艺术理想,以感同身受、感而遂通的感受力,启发心手相应、身心俱足的创造力。我们更希望在艺术教育中,打通技艺操作与人格养成,进而重塑人的身心关系,让当代人能够在艺术教育中成为自己,在艺术创造中安身立命。

老师们,对我们学校的创办者蔡元培先生来说,美学、教育、伦理是不同层级的生命过程和社会过程,其目的都是“立人”,是在自我、社会、国家三个层次上“立人”。大学之道,因育设教、学而后习,其核心在于视野之开启、志趣之感召、心灵之涵养。学院之根本,就是在共同生活中发现生活本身的目的与可能。

各位老师,告别2020,迈入2021年,让我们以哲匠精神为感召,共同启程,用我们的艺术创造,去追逐心灵的自主、精神的卓越、智识的通达,让我们同道同心,用我们的艺术教育,去“真正地完成人们的生活”。

高世名

2021年1月